歌手林二汶

  • 音樂人及創作歌手

《簡單不簡單》

「One life, Live it well.」是簡單不過的概念,我們都知道,但我們都沒有很認真對待這件事,起碼我之前沒有。其實,這甚至並不只是一個概念,而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責任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們就是很害怕為自己好,偏偏要去到一個開始難以控制的地步才肯正視自己身處的險境。面對險境,我們需要英雄,而Wallace對於我來說,就是英雄。

就先撇開我們的友誼不說,作為一個營養師和教練,他根本就猶如Wolverine(狼人),有永遠不滅的能力和生命力。當你的體重達到新高,膝蓋用疼痛來嚴重抗議你給它的負荷,而你也早已對自己失去信心的時候,他告訴你這些一切都會過去,而他會陪你走下去;當你在舉重機前快要心跳到200的時候,他總是有一種力量告訴你/影響你覺得自己能夠做下去;當你面對美食的時候,他的聲音和樣子總是會誠懇地出現在你心中,然後你會選擇放下筷子;當你覺得人生沒有希望的時候,他卻總是讓你覺得世上有人明白你。我想,這就是Wallace經營ANA這個殿堂的背後力量:他總是讓你覺得你有希望。不止Wallace,Martin和Yvonne的靈活,還有跟Wallace如此相合的信念,讓他們猶如一個鐵三角,看著他們,你沒有藉口說不。

你可以說,生命簡單如生存,只要你沒有死去,其實一切都不難。只是,生命不止生存。活得糜爛是活,不過活的不是命,活的不過是那塊叫「心臟」的肌肉而已。假如我們活的是命,每一下心跳都應該有意思。做運動很辛苦,但它卻讓簡單如「心跳」這一下肌肉活動都變得精彩。在那些讓你苦不堪言並且產生暴力思想的跑步機和舉重機跟前,你第一次明白原來身體一直也活生生地跟你一起拼,它不流汗,你還不知道它有多堅強和一直有多支持你。

人與人之間的聯繫,來自彼此將「希望」以心授心,ANA正是這樣一個地方。每次在ANA被喘氣和汗水虐待完之後,踏進沖涼房總結那兩小時的辛苦前,這句貼在梳洗間玻璃門的說話就會反映進眼簾:「 One life, live it well. 」共勉之。

eman-lam